教育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我40岁得了肺癌,想对同样肺癌去世的父亲说几句 木棉

发布日期:2020-06-15 05:34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家好,我是小绵。在木棉花计划当志愿者的这段时间里,我渐渐发现癌症的不幸的确有可能连续地降临在某些家庭的身上。有的家庭的母亲是乳腺癌,女儿是卵巢癌;有的父子都是胃癌,我们无法追溯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悲剧,但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是,我们很少有机会可以倾听患者复盘肺癌去世父亲的经历呢?木棉花的一位患者学员坦诚地分享了自己的境遇和他想和父亲说的话。

我是小叶性肺癌局限期的患者,现在已经40岁。我爸是肺腺癌去世的,妈妈已经70岁了。 儿子16岁,老婆和我住在一起。他走的时候我才32岁,已经是8年前的事了,只是没想到我比他先30年发病。想想儿子,老婆还有妈妈,着实有些可怜,他们接下来就要陪伴这样一个我,而我不知道能陪他们多久,能留给他们什么。

爸,我觉得你比我幸运,能在退休的时候得上肺癌。那时我已经工作好些年头,也成家生子。你看到了我没看到的景象。那会,妈妈也一直在病床边照顾着你,家人也轮流着陪床,孙子也一直来看你,我还记得你在病床上还一直笑呵呵的。而现在妈妈也腿脚不灵便需要照看,老婆要来回跑,一个人既要看着妈妈和我,还要对孩子嘘寒问暖,着实吃力。无奈之下,我们请了阿姨来照料我,分担老婆的压力。我羡慕你,生病的时候有那么多人陪着,

爸,我也会觉得你走的不是时候。翻看手机里的照片,你一直是朴实的样子,一身中山装,一幅黑框眼镜,一双磨破的皮鞋,憨憨的微笑,身子骨还硬朗。我还记得你56岁的时候,还能去游泳。可是在你去世的时候,你都瘦成了皮包骨头,那个可靠有力的你已经不复存在了。那时候,能用的药很有限,国内没有靶向药,也没有免疫药物可以帮你。我看见你每次化疗后前吐后泄的状态,日渐消瘦的样子真的非常心疼。

或许现在是个好时候,我除了化疗以外还有免疫药物可以使用。虽然还是会乏力,常常低烧,身体也没有那么舒服,但想着还可能有药可以治,还是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好时代,只是你没有享受到。

爸,其实打心里,我怨你。医院里我确诊的时候,我有一种受了诅咒的感觉,这好像一个轮回,只是我在40岁这样一个黄金的年龄得了病。我刚刚觉得自己可以有完全的能力安顿好家里的大小事务,在公司里也走到了副经理的职位,儿子也将成年,和老婆也将结婚15年。这一切都在我被诊断的时候化成了泡影。我会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是一个肺癌患者的儿子?这样的厄运会传给我的儿子吗?

爸,我对你的感情是又爱又恨的。你能告诉我当时的你是怎么度过这段煎熬的呢?我需要你但又不想自己的脑中重复出现你生病的影子。

小绵看到这里,心里是异常纠结的。在浏览他的作业时,看见他每一句话的开头都是:“请老师把精力留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要管我。”

小绵敬佩他坦诚的表达,以及他得病后的一些发人深思的思考。得病是不幸的,可是我们应该怎么面对这样一个不幸的事件呢?是埋怨,消沉还是看到这个事件给我们的改变呢?我也很难去判断。我只能心里默祷,为这位患者祈福,愿他的家属能帮助更好的生活。

这里是木棉花日记,我们下一期见。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