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名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千亿大盘疑因拖欠广告费被当街示众!首创置业入滇麻烦不断

发布日期:2021-12-30 13:38   来源:未知   阅读:

  首创·誉华洲(禧悦晴朗小区)曾是昆明空港红盘。项目对外宣称,去年10月31日首开入市便吸金10.6亿,并于今年一季度创下昆明全市销量第六的成绩。

  该项目由云南滇中城投和首创置业共同开发,因此,“双国企”“国企责任”也常被作为营销噱头。只是没想到,如今供应商的当街催收广告,打了云南、北京两地国资的脸。

  供应商宁愿牺牲LED大屏的广告时间,与开发商公开撕破脸,可见常规催债手段已经难以奏效。这背后,折射出首创·誉华洲后期销售不力,以及昆明楼市变冷的现实,联想到首创置业近期的黯然退市、出售物业资产,其经营历力可见一斑。

  首创·誉华洲坐落于昆明滇中新区的核心组团——空港经济区,距长水机场约4公里。项目由滇中城投与首创置业合作开发,总占地面积约1007亩,涵盖住宅、商业、康养、教育等业态。

  据项目方宣传,2020年10月31日,首创·誉华洲首开入市即销售1100套,吸金10.6亿元,成为当地红盘。

  2021年1月,该项目的一篇营销文章称:年关将至,首创·誉华洲二期即将加推清盘。文章提到:

  在项目火爆热销的同时,买不到房也让许多客户与心仪的房源失之交臂,造成个别准业主由于买房心切而向媒体反映,由此也对首创·誉华洲产生了一些误会与困扰。

  上述“误会”,指的可能是《云南信息报》2020年12月底的一篇报道。根据该报道,首创·誉华洲涉嫌“无证违规认筹”:

  陈女士2020年11月交了2万元定金订购了首创·誉华洲3幢的一套房子,当时置业顾问承诺11月底就可以办手续交首付,还说客户自愿选择在12月31日前交20%首付款,可享受额外优惠。

  结果一等再等,到了12月底,对方却说她定的房子没有预售许可证。如此一来,不仅无法办首付,之前承诺的优惠也无法享受。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上述陈女士所预订的首创·誉华洲3幢今年4月6日才取得预售证。也就是说,开发商提前5个月已经开展认筹了。

  对此,昆明市住建局工作人员曾对《云南信息报》回应:“在未取得预售证的情况下,所有交钱认筹的活动事实上是违法行为。”

  上述媒体报道刊发后,开发商多次联系陈女士要退她定金,遭拒绝后在未告知陈女士的情况下直接进行了退款操作。

  根据《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商品房预售,应当取得预售许可证明。国办《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也明确规定:

  “预售证暂未办理,开发商不得进行预售,并且不得以认购、预订、排号、发放VIP卡等其他方式向买受人收取或变相收取定金、预定款等性质的费用;不得参加任何展销活动。”

  天府财经网了解到,此前,昆明呈贡区的康美健康城、公园壹号项目都曾因无证提前开展认筹活动,被买家投诉,康美健康城还被当地住建局点名通报。

  首创置业自2017年进入昆明以来,布局了首创·禧悦春城、首创·未来之城、首创·誉华洲等住宅项目,以及首创奥特莱斯、天阅辰轩商业中心等商业项目。但其在昆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首创·禧悦春城(城投湖畔四季城一期)原由云南城投开发,首创置业接手后,因未按规划许可建设,今年9月被昆明盘龙区城管局给予行政处罚。

  天阅辰轩商业中心则因未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擅自动工建设,去年11月被昆明官渡区城管局给予行政处罚。此外,该项目的开发主体(同为首创·未来之城开发商)还因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起诉了昆明市官渡区自然资源局,最终以撤诉收场。

  至于首创·誉华洲项目,尽管宣称首开吸金10多亿,但据云南房网报道,该项目自去年开盘以来销售不尽如人意,前段时间还不得不推特价房刺激销售。

  距首创·誉华洲售楼中心直线米的空港片区另一批住宅用地(约350亩),多次竞拍均因无人报名而流拍。据报道,该批地块划入首创·誉华洲规划图的东侧范围,因此被认为是首创·誉华洲的后续开发用地,如果要拿,也只能是首创置业或其合作方滇中城投来拿。

  当然,在当前形势下,拿地谨慎的不只是首创置业。目前很多没有暴雷的房企也都采取防守策略,甚至考虑收缩战线“存钱过冬”,而不是继续拿地扩大规模。这也导致今年以来昆明土地市场总体平淡,比如两三年前还在昆明买买买的碧桂园,已经很久没有出手新项目了,融创在昆明的扩张也明显放缓了。

  据当地媒体报道,除了当前房地产市场形势,昆明的开发环境也让不少房企感到难受,尤其是商业开发配比难以消化,外挂条件越来越复杂,大大增加了开发难度和成本,所以不少一线房企甚至央企,都出现商业地块拖延,被列入土地闲置名单的现象。

  究其深层次原因,昆明产业结构不合理,对房地产依赖度很高,其他产业又不发达,短期内配建如此多的商业很难消化,而商办改公寓的路又被堵上了。

  据昆明市和呈贡区房产信息网发布的数据,2021年9月,昆明主城五区及经开区、度假区共向40个楼盘发放43张预售证,获批面积约148.33万平米,同比下降23%。

  本次获批预售的房企主力为俊发、万科、碧桂园、中海、首创等。其中首创旗下首创·誉华洲、首创·禧悦春城共新增预售13.75万平米,排名第一,去化压力可见一斑。

  有分析认为,首创置业作为北京国资所属的首创集团旗下地产旗舰,含着金钥匙出生,在京津冀有大量的土地资源,融资成本低,这是其先天优势,也一度令其辉煌过,成立次年便在港股上市。

  但首创置业因放弃三四线,专注一二线,走了一条与碧桂园、阳光城、中梁控股等房企方向相反的路,错失了三四线城镇化、棚改的红利,失去了快速扩大规模的黄金窗口。

  2017年,首创置业做出了战略转型,布局从五大核心城市转型为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三大城市群,同时进入有竞争力的单核二线城市,但京津冀仍是绝对核心,三四线仍不在考虑范围。

  与之对应的是,2015-2017年,碧桂园凭借对三四线亿。有“小碧桂园”之称的阳光城,销售额也从300亿增长至900多亿。同期,首创置业的销售额仅从323亿增至558亿,排名从第23位掉至38位,不断被对手超越。

  2018年初,首创置业提出了“重回行业30强”的目标,规划2018年销售额保750亿冲800亿,2019年销售额突破千亿,2020年达到1400亿。

  但一立flag就被打脸。根据克而瑞数据,2018-2020年,首创置业销售额分别只有702.8亿、468.6亿、532.9亿,排名依次为43位、62位、58位。

  近两年,首创置业的销售有所回升,但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2021年上半年,首创置业实现总营收110.13亿元,同比上涨19%;归母净利润却只有2.26亿元,同比大降73%;毛利率约19%,同比减少5个百分点。

  利润缩水,自身造血能力下滑,首创置业更加依赖融资。截至上半年末,公司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78%,净负债率164%,现金短债比为1.34,仍脚踩两道“红线”;业短期借款、应付票据、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291.4亿,有息负债总额987.6亿,持有现金仅363.02亿。

  “由于经济增长放缓以及房地产行业实施严格监管,公司业绩发生波动。”首创置业提及退市理由时表示。

  退市后,首创置业先是经历了人事变动,紧接着又开始出售资产,拟转让首万誉业(上海)物业51%股权及首置物业100%股权。

  此前,恒大、富力、蓝光、花样年、当代置业等房企为了缓解流动性压力,忍痛出售物业资产。如今,这家京城老牌房企也走上了卖物业的老路。

  除了出售物业回血,私有化后的首创置业成为首创集团全资子公司,而首创集团作为北京市全资国有企业,或将在融资方面为首创置业提供更大的支持,或有助于其尽快化解债务压力。

Power by DedeCms